-YeX_洋洋的柠檬糖

黄子韬 薛洋 贺红 Got7

【范七】为常

脑洞难产:



短 / 完




*祝大家小长假最后一天快乐(。


*BGM ▹ DAY6 - I Loved You


OOC










01




崔荣宰总是很容易不经意弄出一些小伤口,这是林在范记得最清楚的事之一。


 


收拾东西不知道被什么在大拇指划出一道小口子,洗手的时候觉得痛才发现,又或是经常穿的鞋也有可能因为走路太久了而把脚后跟磨出血,所以林在范总是会把创可贴备几个在包里,家里从来不会缺的东西里面,创可贴是一定榜上有名的。


 


崔荣宰在这方面迷糊得很,但是因为有林在范惦记照顾着他,受伤了转个身跟林在范抱怨一两句,林在范就能马上从包里翻出创可贴给他贴上,偶尔数落他一两句又不小心,他就从来不会觉得受伤是什么大事,这些都是崔荣宰放在心里最柔软那块的琐碎日常。


 


 


 


02




分手之后崔荣宰第一次出门那天,虽然怕脚后跟被磨破特意穿了过脚踝的袜子,但因为之前被磨破的伤口还没有痊愈,等崔荣宰觉得难受的时候袜子上已经染上了一点点血迹。


 


平时感觉一条街上有两家便利店都不为过,但那天崔荣宰愣是走过了两个街口才找到一家。好不容易买到创可贴坐在店外面的椅子上,小心翼翼把袜子往下脱,布料和伤口连在一起了,拉扯一下就痛。


 


真委屈。


 


不知道怎么崔荣宰就鼻头一酸红了眼,把中间那块对准伤口贴上去,撕下粘在胶上的纸片的时候,还是没忍住眼泪啪嗒啪嗒就掉了出来。


 


那天太阳其实很好,旁边有坐着趁休息时间和同事一起出来买咖啡的职员,晒着午后的太阳聊着天,只是瞟到旁边完全静音但是哭得一抖一抖的崔荣宰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是他脚上的伤口太痛了,赶紧从包里掏出卫生纸递给他还问他要不要帮忙叫车送他回家。


 


太丢人了,崔荣宰赶忙站起来道谢,抓起桌上那盒创可贴就走,全然忘记了另一只脚还没来得及贴,走得一瘸一拐的,眼泪还是收不住。


 


没什么的,他只是太想林在范了。


想以前每次他磨破脚,林在范蹲下来在他身后给他处理了伤口之后,再让他转过身来。


 


后背留给他了,背上来的动作也刚好一气呵成。


 


 


 


03




那天之后崔荣宰养成了在自己包里放上几张创可贴的习惯,但林在范每次进便利店都要在摆放创可贴的那个货架停留几分钟的习惯却没有那么容易改。


 


不过是回家时经过小区附近街口的便利店随便往里面瞟了一眼,看到即使被货架挡去大半也还是能一眼就能认出来的背影,崔荣宰还来不及思考林在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脚步就不由自主的停住了。


 


他就隔着一块玻璃静静的看着林在范,看着看着过往的一幕幕都涌了出来。不知道过了几分钟,等崔荣宰回过神来的时候,林在范已经不在他的视线范围内了。


崔荣宰有些慌张,他怕撞见林在范,怕自己还没有足够的信心心平气和的跟林在范说话。


 


迈开步子准备离开,但他发现他还是按捺不住所有有关林在范的好奇,好奇林在范逗留那么久的那个货架上摆放的到底是什么。


 


于是崔荣宰跑到转角躲着,偷偷看林在范有没有从便利店出来,又过了几分钟,出来的人里面都没有林在范的身影。他想林在范应该在他出神的时候就已经走了,这才走进便利店,直奔那个林在范停留许久的货架。


 


杂七杂八的商品很多,但崔荣宰看到被摆放在中间的创可贴时,还是像被什么东西击中要害一样,又红了眼眶。他也不自觉的停滞在那个货架前面好一会儿,最后伸出手拿起一盒往收银台走去。


 


 


 


04


 


“这里一起付。”崔荣宰掏出钱包准备付款时旁边突然递过来两个饭团,趁崔荣宰愣神的时候,声音的主人迅速把钱递给收银员,然后把那盒创可贴放到崔荣宰还抬着的手上。


 


“......谢谢。”林在范的出现让崔荣宰无所适从,半晌才挤出两个字。


 


“你受伤了?”


 


“我......”崔荣宰不懂为什么还能从面前这个人身上感受到强烈的压迫感,也不懂自己受伤没受伤跟他还有什么关系,但是他不能说他没受伤,他不能让林在范察觉到他对他还有的留恋,一丝丝都不行。


所以他尴尬的笑了笑说:“没什么事,脚磨破了而已,习惯了。”


 


林在范没有接话,两人都沉默了一会,最后还是崔荣宰打破了这个局面。


 


“这盒创可贴......”他拿在手里敲了敲,“谢谢你,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说完便低着头往林在范背对的方向走去。


 


 


从便利店到家的距离真的不算长。


 


崔荣宰对林在范撒的谎,他其实也并没有要用实际行动去圆的意思,但因为他知道林在范在后面看着他,就像是真的被磨破了脚一样,怎么走都觉得别扭。


 


想到要当着林在范的面把包打开,把创可贴收好觉得别扭。


又因为只有一个塑料袋被林在范提着,他只能把创可贴拿在手上也觉得别扭。


心里告诫了自己千遍万遍不要去想背后的林在范了,说到底还是因为在意才浑身难受。


崔荣宰嘴巴抿得紧紧的,对自己生气,眼眶又憋得通红。


 


“上来,”林在范从后面追上来一把拉住他止住他继续往前的脚步,然后蹲在他身前,“我背你。”他这么说,一如以前恋爱时把后背留给他的模样。


 


可是谁也倔不过崔荣宰。


林在范向下视线的余光里只有崔荣宰从他身边擦过的场景,像慢镜头般一帧一帧拉得冗长。


 


 


 


05


 


“喂林在范!”


 


身后传来越来越近的杂乱脚步声,紧接着不小的冲击力即使林在范做好了准备,也还是撞得往前走了几步才站稳。崔荣宰跳起来挂到林在范背上,两条腿死死的夹住林在范的腰,


“背我回家!”他在林在范背上吵吵闹闹。


 


正是盛夏的时候,太阳直射下来即便是有大树阴影遮挡,蒸腾的空气也能把人闷出一身汗。


 


“太热啦。”林在范抬起手拍了拍绕在自己脖子上的两条手臂示意崔荣宰下去,但黏人精不依不饶的缠得更紧了。


 


这么在路边上耗着也不是个办法,林在范只好伸手把崔荣宰托起来背着往前走,“你看路上的人都在看着你,这么大人了还被背着多不好意思。”


 


“那我装作崴了脚。”说着崔荣宰立马一脸苦相的趴在林在范背上,接着又自己嘟嘟囔囔,“凭什么长这么大就不能被背了啊,情侣之间背着不是很正常?”


 


“是是是小祖宗,我背你再正常不过了。”林在范偏过头蹭了蹭搁在肩膀上的小脑袋,交缠到一起的发丝被阳光照得透明又温柔。


 


 


 


06


 


再正常不过了。


林在范又一次冲上去拉住崔荣宰的时候,脑子里冒出来这句话。


 


他眼睛里有些愠怒,但开口还是把这样的情绪压着,“说了我背你。”他看着面前埋着头的崔荣宰,不过是几秒没出声又要挣脱他的手了,


“最后一次,”林在范叹了一口气,妥协一般放缓语气又说了一遍,“最后一次。”


 


崔荣宰终于没再挣扎,任林在范把他背起来,他就乖乖的趴在林在范背上,交叉相叠的手里还拿着那盒没收进包里的创可贴。


 


太阳沉下去多时,街灯亮起天也渐渐变黑的时刻,巷子里没什么人。入秋之后夜晚来了就会降温——开始起风的时候林在范想到这里,原本缓慢的脚步也加快起来,右肩被崔荣宰眼泪浸湿的一大块被风吹着贴到皮肤上,凉意激得林在范不自觉打了个冷颤。


 


“林在范。”因为哭过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闷闷的从身后传来。


 


“嗯?”


 


“我刚在便利店说脚磨破了是骗你的,”崔荣宰终于把埋在林在范肩上的头抬了起来,“你说要背我我也不愿意的,”


不知道是因为天气有点冷还是因为哭累了,崔荣宰的声音伴着渐深的夜色愈发低沉小声。


 


“是因为你说最后一次我才同意让你背的。”


 


“……我知道。”


 


知道你没有磨破脚,进便利店买创可贴是因为看见了我。


在感情上我也没有这么自大自恋,知道这次背你真的是最后一次,我才能狠着心说出最后这个词的。


 


不一定非要说出来给我听的。


 


 


 


07


 


 “密码没改。” 林在范背着崔荣宰站在家门口,好半天没动静崔荣宰才忍不住开口,“放我下来吧。”


 


林在范没理他这句话,径自把手伸向门上的密码锁,像以前一样自然的输入密码开了门,踏进玄关才把崔荣宰放下来。


 


天已经黑了,屋里还没来得及开灯,两个人一起站在玄关处多少还是有点挤。


 


距离真近,崔荣宰借着楼道灯看着近在咫尺的林在范——他把之前扎眼的刘海剪了,现在看起来清爽很多;他今天没有带耳饰,以前出门最少都会带一个的;今天嘴唇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秋天来了,看起来很干燥。


嘴唇干又不涂唇膏明明是他才有的坏毛病,什么时候林在范也这样了。


 


楼道的感应灯过了半分钟后自动关了,突如其来的黑暗打断了崔荣宰已经跑了满脑袋的有关林在范的想法。


 


“那我走了。”林在范说,楼道又随着这一声亮了起来,崔荣宰这才看向他的眼睛,波澜不惊的,看不出一点情绪。


 


“嗯拜拜。”说完觉得似乎有些绝情,于是崔荣宰还是补了一句,“回去路上小心。”


 


林在范点了点头,转身准备往回走,像是突然又想起什么回过身来问,“你包里其实有创可贴的吧,能不能给我一片?”


 


“你怎么知道我包里有?”崔荣宰被问得一愣,手却跟着意识从包里拿出自己一直备着的创可贴。


 


“理由你应该知道的。”林在范接过来对崔荣宰笑了笑,而后又摆摆手算是道别,才转身下了楼梯。


 


不该是这样的啊,久别重逢再迎来的道别不应该是这样的。


崔荣宰看着林在范的背影,心里有个声音这么跟他说道。


 


“林在范,我最后问你一个问题行吗。”


 


又是最后。林在范停住脚步心想。


 


“你以后会遇到像我一样这里那里都需要被你照顾的人吗?”崔荣宰还站在昏暗没开灯的地方,但林在范也只是堪堪瞟了他一眼就移开了视线,


 


“那你以后会遇到像我一样照顾你的人吗?”他这么问道。


 


因为好半天没有声音,楼道里的灯又灭了。林在范以为崔荣宰不会回答了,抬脚准备离开的时候,崔荣宰的声音却又轻轻传来,




“我想不会了吧。”


轻得连光都没有激起。


 


“那我也不会了。”


 


 


 


08


 


在崔荣宰的世界里,林在范最狡猾。


最了解他,最危险。


 


为什么知道崔荣宰包里放着创可贴?


 


林在范笃定的认为崔荣宰是这种人——因为被自己好好的保护着才不需要学会照顾自己,但离了他崔荣宰自己长大的速度也绝对不含糊。


手总是容易被划到,脚跟总是容易被磨破的人,痛了几次自然就知道保护自己了。


 


事实证明林在范是对的。


 


因为或多或少还是有些放心不下,用这种方式确认崔荣宰离开自己也能过得很好让自己安心之后,


林在范打开包的夹层,放上了跟崔荣宰分手以后,包里带着的第一张创可贴。




他原本没有这个习惯的,因为遇到了崔荣宰,和崔荣宰在一起的时间才让他养成了这个习惯,离别和时间又自然而然的把它带走。


 


没有比林在范更了解崔荣宰的人了。


那些习以为常的小事总是在分道扬镳之后才被放得无限大,养成的习惯也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们,


你看啊,这些都是因为相爱过在一起过才留下的证据。


 


不过崔荣宰决心不在意了,他现在很喜欢他会随身携带创可贴这个习惯,即使会时常想起林在范,但他也不会再动不动就红了眼眶。


 


因为再也不会遇到林在范这样的人了,崔荣宰想,




他应该学会习以为常。










END.











评论

热度(120)

  1. -YeX_洋洋的柠檬糖脑洞难产 转载了此文字